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微语录

两个看风景的人

河北腾飞阅读(185)评论(0)赞(0)

人生逃不掉的是一个“忙”字。人生前半截就不说了,学生生涯里,日复一日的考试绝对是消磨时间的良药,苦口益心。一次次的考试就打发了我们的青春时光,回忆起来倒成了格外温暖的光阴。及至工作之后,大把的时间都付诸工作上的种种琐碎事务,更加是忙得天昏地...

记忆中的好味道――洋河潮牌

河北腾飞阅读(186)评论(0)赞(0)

有些东西是有地方味道的,你信或不信,那味道就是那么特别,掺杂着太多的感情,在舌尖上荡动,在味蕾中爆发,说它热烈吧,但又仿佛不瘟不火;说它凝重吧,但又仿佛躁动不安,它回肠荡气,在宁静的黄昏,在静谧的午夜,在某个你突然想吃的瞬间,不远不近,牵着...

冬煨山芋暖

河北腾飞阅读(176)评论(0)赞(0)

小时候,住在农村,祖母年年种好几亩山芋。秋收季节,晨曦初露,依水田园,祖父拨锄翻土,刨一茬,歇一程;祖母捡拾山芋,捡一筐,乐一阵。祖父总是笑呵呵地说:“今年是个好收成啊。”祖母嘴角泛起一丝丝微笑,似花蒸的糖,像酒酿的蜜。冬天的一日三餐少不了...

端午粽香

河北腾飞阅读(177)评论(0)赞(0)

“细箬轻轻裹,浓香粒粒融。兰江腌酺贵,知味易牙同。”林苏门的这几句诗道出了粽子的浓香诱人。五月流火的端午,粽香丝丝缕缕的飘来,让人依稀尝到粽子的香甜。每年端午节,都盼望吃到父亲包的粽子,从小到大,从未间断过。玲珑晶莹拢青衣,一捧清茶香满轩。...

最后的远行

河北腾飞阅读(179)评论(0)赞(0)

已是一年寒冬冷。呼啸的北风掠过铁骨铮铮的山岗,漫过了无生趣的旷野,劲吹着傲立苍穹的白杨,像是在哽咽着哭喊。瘦骨嶙峋的树枝上那残存的枯枝败叶惊悚地随风而去,飘向广阔无垠的大地。夜深人静,堂弟突然来电,告诉我三叔已于之前时分溘然长逝。惊闻噩耗,...

大鱼

河北腾飞阅读(179)评论(0)赞(0)

镜湖里有大鱼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鱼。就是说不是一米两米长的大鱼,而是三四十米长的大鱼。镜湖大鱼的事情虽不及喀纳斯湖大鱼影响广泛,但也终于是沸沸扬扬的了。这是个噱头吗?抑或是炒作?都不关我的事,我用这样的语气叙述和任何传媒不搭界,只因为……等...

我的世界下雪了

河北腾飞阅读(180)评论(0)赞(0)

沿着被夏天的雨水打湿的街道向前走,可以看到街道上一排排纵横交错的白杨树和法国梧桐。春夏时节,那些“禁卫军们”的青绿的盾牌一样的叶子还是醒目可见的。当然,这绿也不是纯粹的绿,其中仍夹杂着点点的白色,那是白桦树荡漾在树叶中的几点笑窝。路的尽头,...

糯米饭

河北腾飞阅读(177)评论(0)赞(0)

幼时去学校,每天会从一个卖糯米饭的小摊路过。竹笼屉里,雪白的蒸糯米饭堆得高高的,用一块白纱布半遮保温,饭上铺满香肠和粉蒸肉,随热气飘散出来的香味,时常令步履匆匆的我表面平静,内心实则澎湃汹涌。尤其是放学时间,饥肠辘辘,我总会不羁地幻想:这一...

谁怜风花雪月

河北腾飞阅读(182)评论(0)赞(0)

风花雪月,冬阳夏花,生命里经过的美丽,曾经留意了,也就留下了。有一年秋天,我白天讲课又写稿,还开着策划会,累到夜里两点多钟才睡。妈妈突然走进房间,把我叫醒。我说:“妈,什么急事儿啊?”老太太很不好意思:“哎呀,今天晚上的月亮太好看了,你能跟...

雨游漓江

河北腾飞阅读(175)评论(0)赞(0)

雨季的漓江处处充满着柔情,充满着水。漓江,这块如诗如画的地方,用细雨、碎雨,毛毛雨,迷离的雨,朦胧的雨足足亲吻和陶冶了我们整整二天,整个漓江山水始终被蒙蒙的雨包围着,空中是水,江中是水,岸边是水,山顶是水,一抬脚还是水,周围的一切柔情似水,...